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984年,800名中国公民从南也门撤离
[ 编辑:admin | 时间:2015-04-08 09:40:54 | 浏览:76次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 ]
2015-04-03 09:22:42 

至此,除一专家组成员在南也门内战中被炮弹炸死外,我在南所有人员800多人平安撤离到吉布提。

1984年,800名中国公民从南也门撤离

中国第19批护航舰队所属潍坊舰、临沂舰从3月29日至31日赴也门将处于战乱中的中国公民撤到吉布提。这是中国军舰首次执行撤离我公民任务,充分显示当今中国综合国力大为提高,保护海外的国家、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也已成为我外交工作的重要任务。这也勾起我对近30年前在驻吉布提使馆工作时,经历的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大规模撤离我公民行动的回忆。

苏联军舰送出首批撤离人员

(咨询特价)年3月,我与我爱人奉命到中国驻吉布提使馆工作。当时,驻吉布提使馆本部作为我五个驻外小使馆改革试点馆之一,人员很少,使馆本部及经参处均租用当地人的住房作馆舍,生活、办公条件差。有段时间因无机要员,我馆需经常派人赴与吉布提隔红海相望的驻南也门使馆阅发电报,由此两馆形成某种特殊。1985年11月初,大使离任回国,我以二等秘书的身份担任使馆临时代办,主持使馆工作。

(咨询特价)年1月13日,南也门首都亚丁枪声大作,炮火连天,一场惨烈的内战爆发了。中国驻南也门使馆所在的使馆区及我各经援、承包组所在地区都位于激烈交火的战区。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吉布提和南也门关系密切,南也门内战造成各国驻南人员大规模撤离到吉布提,这种突如其来的考验也就落在我们使馆身上。

1月14日,我馆接到外交部电报,通报包括驻南也门使馆唐大使夫人的五名女同志已登上苏联的军舰驶向吉布提,要求我馆做好接待工作。同时,部里还通知说,随后将有更多的我驻南人员来吉。我随后与苏联驻吉大使,了解其军舰何时来吉,但因事出突然,苏联大使也不知道军舰何时抵达。我马上又与吉外交部,但吉方也无准确信息。我在港口一直等到第二天,苏联军舰终于到港了。我走到军舰停泊的码头,看到大批人员从舰上下来,可我等了一个多小时,仍未见我人员下舰,心情非常焦急,担心她们不在船上。经苏方同意后,我登上军舰挨舱寻找,终于找到她们。原来因人生地不熟,她们怕出意外而未下船。

我的设想与外交部完全相反

外交部同日电告,将有近百名中国在南也门经援专家和工程承包人员撤往吉布提,并指示说将他们就地安置在吉布提,如实在有困难,可以将他们撤往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此时大使已离任,使馆本部除我们夫妇外,只有机要员、厨师、司机三人,重大事项最后需由我拍板。我立刻对其他国家如何撤离本国公民的做法、对吉首都的旅馆接待能力进行了解。此时南也门执政的社会党与苏联及东欧国家关系密切,吉布提有限的旅店都被这些国家撤离人员占满,而且吉布提与埃塞、索马里之间的公路路况极差,民航班机也很少,且机座已全订满。根据这些情况,我初步认定,光靠吉布提使馆和当地旅店无法安置从南也门撤离的大量人员,撤往埃塞及索马里也无实际操作可能,不过从埃塞飞北京的航班通常有大量空座,可利用该航班撤离我人员。

但我的这种安置设想无先例可循,与外交部的指示完全相反,提出与国内指示相反的建议要担很大的责任。对于外交经验不多、首次承担如此大责任的我来说,如何执行外交部的指示便成为十分棘手的事。考虑再三,我决定向部里发电报告吉当时的实际情况并提出我的建议:苏联及部分东欧国家已派专机来吉撤离人员,建议几天后由埃塞飞北京的中国民航班机临时停降吉布提,将我人员运回国内。

电报发出后,我即召集经参处一秘老刘及执行经援项目的中建公司驻吉办事处、承包建房任务的中土公司驻吉经理部、援吉医疗队负责人开会,要求各单位想方设法,克服困难做好撤离人员的接待工作。

1月17日,外交部、外经部、民航总局联署来电复告:同意我馆从南也门撤离人员的建议。首批近百人员已搭乘英国皇家游轮撤往吉布提。我与英国驻吉名誉领事保持,以及时了解英游轮抵吉时间。17日,英游轮抵吉港口,我率驻吉各单位人员去迎接,并登轮向我撤离人员表示慰问。我驻吉各单位用小型车辆,经多次往返接运,将我人员送到各临时安置点。

借用法国军事基地大巴

鉴于从吉布提撤往国内的人员太多,其中大部分人无护照,而当时护照系手工颁发,手续繁琐复杂,而且需要填表、提供照片,在当时的复杂环境下难度很大。为此我约见吉外交部双边司司长,希望吉方从中吉友好关系大局出发,给予特殊方便。经协商后双方同意,中国使馆将撤离人员名单一式二份,使馆和吉外交部各执一份,中方撤离人员按名单顺序在机场排队,经吉边防、海关与使馆人员共同查核后放行。我将上述情况电告外交部,并告我每批撤离人员领队将随身携带盖有使馆公章的名单,请我边检、海关部门凭名单查核后放行。

第二批从南也门撤离的中国人员抵达吉布提港口前,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驻吉公司只有小面包车,使馆只有吉普车,当地也无大巴可租用,交通工具不足成为大问题。情急之下我想到了法国驻吉军事基地有大巴,我与法驻军负责人是朋友,可向其求助。我直接与法军方租车,法军同意免费提供大巴,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此后大批中方人员抵、离吉布提时,均借用法军车辆,显示各国在大规模人道主义行动中的相互理解和支持。当日,我用法军车辆将第二批人员从港口运到预先安排的地方安置。由于第一批人员尚未离吉,两批人员叠加,数百人的吃喝拉撒睡问题突出。使馆协调各单位克服困难,及时解决了这些问题,稳定了撤离人员的情绪。

同时我在考虑,20日的班机只能运回90多人,第二批的200多人怎么办,随后来的其他人员怎么办。我想,既然国内已确定我人员撤回国内的方针,又同意我民航班机临时停吉,可主动建议国内另派专机来吉接回其余人员。我将上述想法报外交部,部里很快复电同意,并告将根据实际需要派来专机。

1月20日下午,我民航班机抵吉机场。我按预定方案将先前抵吉的驻南使馆和经援、劳务人员近百人接送到机场。1月22日,远洋公司前往南也门接运我撤离人员的两艘货轮抵吉港口,顺利将500余名中国公民接运到各安置点。

为撤侨积攒众多经验

从1月25到28日,国内先后派出二架波音747、一架波音707专机来吉,将我除驻南使馆留守人员以外的所有从南撤离人员接运国内。2月2日,外交部来电指示我驻南使馆留守人员当日乘即将抵吉港口的我远洋公司货轮返南也门。我即与吉外交部及港口部门,获准从吉港口出境。至此,除一专家组成员在南也门内战中被炮弹炸死外,我在南所有人员800多人平安撤离到吉布提。上述人员在吉临时安置期间未发生任何意外事故,除我驻南使馆留守组重返南也门外,其余人员均平安回国。我馆承担的撤离中国驻南也门人员艰巨任务圆满完成,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这次中国驻南也门人员撤离行动实际上是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对我在国外公民实施领事保护,虽然规模与2011年的利比亚撤离行动相比要小得多,但仍留下很多经验。1986年之前,除某些东南亚国家排华时,我国曾派飞机、船只将在当地定居的侨民接回国内之外,尚无将公派驻国外人员大规模撤回的做法。南也门内战爆发时,远洋公司正好有一艘货轮停靠在亚丁港,但该轮因无国内指示,未参与撤离行动。我馆经过了解其他国家的撤离做法,结合当地当时情况,开创了中国派遣飞机、轮船撤离海外公民的先河。使馆对撤离人员不用护照而凭使馆出具名单办理离开吉布提、进入我国境手续及用承包制方法请驻当地中方机构安置撤离人员等做法也起到重要作用。

本文来源:人民网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谢静宜忆毛主席的幽默:有意曝光他.. [下一篇]中印边境毛泽东冲突:大手一劈,..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